白晚江
生活在腐都,全职主食all乐,农药主食云亮,凹凸主食瑞金嘉瑞等。
渣文手(。
APH,PM,刀剑乱舞
空松girl,世界第一格瑞吹,格瑞丹尼尔和乐乐还有亮亮是老公。
そらる【软软男神】军服控。

《美食家的极致追求》

老早之前写的老物了orz

总之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饕餮者的主要目的是追求并满足物欲,食学家侧重的是认识说明与理论归纳。美食家既有丰富生动的美食实践与物质享受,又有深刻独到的经验与艺术觉悟,是物质与精神谐调、生理与心理融洽的食生活美的探索者与创造者。

 

  月山习承认自己从没有闻过如此芳醇诱人的鲜血味,当金木的手指因为受伤而溢出鲜血的时候,他只是稍微愣了一下,随后贪婪的收集散发在空气中的香甜分子,嗯,作为一个美食家来讲,这味道堪比人类用名贵材料精心烹制出的小牛排,那么让人食指大动,恨不得再配上一瓶拥有久远年份的Rafi红酒。

  “啊,你没事吧?”月山习努力忍住自己的食欲,保持着绅士的模样,彬彬有礼的掏出一张手帕。

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接过手帕的金木向月山勉强的笑了笑,小心翼翼的按在伤口上,“看来血已经止住了呢。”他正要取下手帕,被月山制止,“给我吧。”

  草草的将手帕塞进自己上衣口袋,月山便推说自己要先去一趟洗手间,金木皱皱眉,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,礼貌的点点头。

  月山先生,真奇怪啊。

  对,就是这种味道,太棒了……月山抽出那张手帕十分陶醉的闻着,过于甜美的血液味道让他欲罢不能,差一点就变成喰种的模样。

  “金木君真是过分啊……柔和的甜味,与芳醇的调和……这血液真是太引人犯罪了……好想吃掉……”月山用手帕将整张脸捂住,贪婪的闻着,声音扭曲而性感,“月山习,再忍耐一下吧。”

 

 

  温热的水流抚过金木全身,他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洗澡,门外的管家敲敲玻璃门,“金木先生,我们已为您准备了服装,请您换上吧。”

  “好的,谢谢。”金木关上水,开了门。

  月山无法平息自己,快要涌动出他难以平静的情绪里快要胀满的一团团热热的气流,不过作为一位美食家,这点忍耐力还是有的。

  他靠在墙边,手里轻轻晃着一杯像红酒一样的液体,看见金木出来了,微微一笑,对金木说:“洗完了?先喝一杯吧。”

金木愣在那里,反应过来后红着脸扯过浴巾裹在自己身上,才慢慢伸手接过月山手里的酒杯,低着头,“谢……谢谢……”然后一点一点把其实是血的红酒喝了下去。

  药效发作很快,金木几乎是一瞬间就浑身一软瘫倒在地,他只感觉心开始跳个不停,越跳越快,越跳越快,时而大声,时而节奏不一。

  月山倒也不慌不忙的抱起金木,看见金木带着些怒气的眼睛瞪着自己,月山温柔的安抚道:“好了好了,放心吧,我不会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的。”

  说不做过分的事纯粹是撒谎。

  月山心想,这不会痛苦的,只是这痛苦建立在快感上,比我想象的舒服一点而已,毕竟我如此为你着迷啊,金木君。

  月山把金木放在床上,拉上了窗帘,像对自己说话,又好像是在对金木说:“我怕一会儿到了拂晓,会因为阳光而失去黑暗特有的调味。”

  欺身压上,食指一勾,原本就没什么遮挡意义的浴巾被扔在地上,月山从金木的额头开始,一点一点的吻下去,“你知道吗,金木君,你的血液实在是太诱惑人,我真的,真的,很想把你拆吃入腹……”

  金木小幅度的挣扎,却因为药效收效甚微,看起来更像是挑逗。

  他不知道月山到底是为了他的什么而这么做。

  月山此时已经吻到金木的脚背,月山虔诚的表情让金木更觉得自己像个祭品,突然,月山拉开了金木的双腿,分身与后庭暴露在月山面前。

“  该说这是上天赐给我的珍馐吗?太完美了!这简直是艺术品!”月山看到那里,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狂喜的表情,“啊~这真是太棒了!”

  金木想要并拢双腿,无奈月山已经含住金木的粉嫩分身,快感袭来,连最后一丝理智都快要抛开,他渐渐忘了周围的一切,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——就像电力不足的电灯渐渐暗淡一样,终于发出羞耻的呻吟:“啊……嗯…...”

  月山又突然放开了因为快感而挺立的小东西,钳住金木的下巴吻了上去,“这是你的味道,很棒不是吗?”彼此的舌头交换着彼此的津液,金木的喘息加重,看样子是很享受这种深吻,  月山见状也估摸着药效已经开始真正发作,抱起金木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,低下头就开始吮吸金木胸前的小红豆,让他们乖乖站起来。

  “哈…….”金木的呻吟渐渐染上情欲的味道,他迷迷糊糊的只想要填补自己精神与肉体上的空虚,“左边……也要…...”

  月山也如金木所愿,一边吮吸左边还未挺立的红豆,手也不闲着,甲赫延伸出来,轻轻咬住金木的耳朵,“除了你可爱的乳头,还有哪里你想要呢,金木君……”

  明知故问。

  金木难耐的蹭着月山的胯下之物,听到月山这么问他,很诚实的说出了自己的需求,“后面的……后面的小嘴…… “

  月山笑着,甲赫便狠狠进入了金木的后庭,因为甲赫太长,又有些尖利,金木的后庭出了血,这些令月山发狂的血腥味使月山放弃了身为美食家的优雅做派,猛地抽出甲赫,舔舐着甲赫上的血液,“金木君…….”

  金木因为药效的原因,疼痛减少了很多,现在的他,只是一味的想寻求快感。

  月山拉起金木,将他翻了个面,让金木趴跪在床上,狠狠把自己的巨大插了进去,有了血液的润滑,药物刺激出的肠液,倒是很轻松便进去了。

  “啊嗯……”被填满的快感让金木仰起了头,月山勾起金木让他背靠自己,伸出舌头舔去金木脖子上的汗水,“我的肉棒舒服吗……金木君……”

  “嗯……舒……服……哈啊…….”金木断断续续的回答着,感觉到一阵快感冲击,接着又突然消失了,“月山…...先生的…….哈…….肉棒……很舒服……哈嗯……..”

  月山心情大好,决定奖励金木,于是开始用硕大的龟头去研磨金木的G点,“这里,是金木君最敏感的地方吧……”

  “啊……”金木眯着眼,舌尖从嘴里伸出一点,津液从不能闭合的小嘴里流出来滑到胸口,十分淫靡,金木感到全身像要爆炸开来的样子,接着很快又变成一种深深的舒松感,因此几乎难以动弹。

  看着这样失神的金木,月山终于忍不住,在射入金木后庭的同时,一口咬住金木的肩膀,硬生生咬下一块肉,“啊!太美味了!这绵柔的口感,芳醇的香味啊!”

  金木也因为快感超载,晕了过去。

  月山本来就想这么吃掉金木,但是他看到厚重的窗帘稍稍有些发亮,知道这是拂晓了,于是去浴室冲洗了一下,穿上浴袍,拉开窗帘,阳光立刻填满房间,月山回头看着金木,阳光在金木身上覆上一层薄薄的金纱,混合着鲜艳的红色。

  “留着慢慢吃掉……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……”月山的脸上鲜有的表现出温柔,“阳光的调和……让你散发着一种健康、活力的香味呢……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……中国的孔子好像是这么说的呢。”

  像美食家对于难得的食材,总是想要将食材的究极美味激发出来,这大概就是美食家对于味蕾的极致追求吧,所以尝试各种调味,月山习对于金木研的身体,似乎还有着很多种烹饪方法,不过这是以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Fin---------------

评论(4)
热度(33)

© 无妄之徒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