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晚江
生活在腐都,全职主食all乐,农药主食云亮,凹凸主食瑞金嘉瑞等。
渣文手(。
APH,PM,刀剑乱舞
空松girl,世界第一格瑞吹,格瑞丹尼尔和乐乐还有亮亮是老公。
そらる【软软男神】军服控。

双研《困兽》小短篇

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林宥嘉的《想自由》有感而发的,觉得很适合双研啊,因为窝听着听着也哭了_(:з)∠)_

【歌词贯穿全文注意微虐注意!

脑洞略大不要介意√

白金木觉得这个世界错了,每个人都缺乏什么,他们才会瞬间就不快乐。

现在要单纯很难,所以包袱很多,就算现在的他已经变得很勇敢,但还是难过。

许多事情其实都有选择,只是他往往只有在事后才懂得,变成喰种后,更强,同时情绪也变得很激动,说话也很冲。

在那一刻,人和人的沟通,甚至是人和喰种的沟通,有时候都没有用。

所以,在白金木变得十分激动到难以控制时,金木出现了。

他就那么静静的抱着他,任凭鳞赫插进自己的身体,也是义无反顾的,安慰着他。

白金木在那时脑海中想着的只有一件事,研,你为什么要这么奋不顾身,不知道自己会死吗?

金木却愤怒的一边哭着,一边大喊,“你这个笨蛋!这种事情,明明……明明是可以选择的!为什么……是你……来承担这一切……我……”声音渐渐小了下去,“很爱你。”

白金木愣住了。

是啊。

或许只有你,懂得我,所以你没逃脱,一边在流泪,一边紧抱我,小声的说,多么爱我。

他们站在摩天大楼的顶端,白金木慢慢抽回自己的鳞赫,搂住金木虚弱滑落的身体,用充满着痛苦悔恨的语气,轻轻对金木说:“只有你懂我啊……我就像是被困住的野兽,在这里渴求着自由……”

小心翼翼把金木安置在一旁,白金木踏上了楼顶边缘。

白金木看着他,嘴唇在动,却听不到他说什么,风可能吹碎了他的话吧:“从这里跳,也不一定,能死啊。”

直觉在那一刻促使金木拉住了白金木的手,“不要……”

“放手吧,研。”白金木笑得是那么温暖耀眼,奈何金木拉住他的手那么紧,“我不要!”

白金木无奈的笑,“我一路嗅着追着美梦,终于爬上了屋顶却意外跌得好重,研,我不觉得痛,而是觉得空,我总觉得,少了什么。”

金木反驳,“不!这个城市的幻影虽然有千百种,但是你……”

白金木打断他的话,“就算是爱也会变冷的,你知道吗?但是我刚才抱着的你,是温暖的,我也不舍得你啊……将来也许会出现很多情况,我必须放弃这一刻,确保你的,安全。”

金木哭的更加厉害,一边摇着头,一边嘶喊,“你说的全是骗人的!我不想你死啊!”

白金木低头,无奈的笑最终变成苦笑,鳞赫狠狠的把金木打飞到后面顶楼水泥墙上,苦笑过后是咆哮,“我只是地上的怪物!我根本无法停止无法控制自己啊!我想要把这一切都撕成碎片!现在的我没有办法再回到过去了,这没办法治愈,也不会有解毒药,这就是,真正的我啊!”然后,语气缓和下来,“我向你保证,我会一直在你的脑海里,永不,磨灭。”

那边的金木摇摇晃晃的扶墙站起来,捂着流血的伤口,对白金木笑笑,“你已经在我脑海里了……笨蛋……你不可以一个人承担……如果我是你……可能会……比你……还要失落啊……”

比我……更失落?

白金木看着金木,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,表现出的是爱,幸福,流着泪也在强颜欢笑。

是了,这个世界上,或许只有你懂得我,所以你才,没逃脱。

白金木感觉自己的世界豁然开朗,他跑过去,紧紧抱住了金木,“研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金木也抬手回抱白金木,喜极而泣,“我爱你,研。”

是你,在我怀里,小声的说,多么爱我,也让我明白了,我也有,自己必须守护的东西啊。

我是我,你爱我,多么高兴,我们是一体的,多么高兴,你认识我。

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

评论(6)
热度(10)

© 无妄之徒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