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晚江
生活在腐都,全职主食all乐,农药主食云亮,凹凸主食瑞金嘉瑞等。
渣文手(。
APH,PM,刀剑乱舞
空松girl,世界第一格瑞吹,格瑞丹尼尔和乐乐还有亮亮是老公。
そらる【软软男神】军服控。

叶乐《玻璃樽》3

大概算是完结了。

可能ooc!

不要打脸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和黄少天要去苏黎世订婚。

张佳乐曾经以为第二次苏黎世之旅是他和叶修一起。

“傻逼。”看着联盟群里都在刷着他们的消息,张佳乐不禁暗自嘲讽自己,都一刀两断了,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吧。

合上笔记本电脑,张佳乐有些疲倦的眯了眯眼睛,整个人陷进沙发里,抱着膝盖脑袋里一片空白,空洞的眼盯着茶几下的小抽屉,打开,还是不打开。

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,门铃响了,叮咚叮咚刺耳的很。

收拾了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和头发后,拍拍衣服打开了门,望着眼前的人发呆。

“乐乐……”门外的人话还没说完,张佳乐突然清醒过来使劲要去把门重新关上,慌乱不得要领,门外的人倒是轻而易举扒拉住门打开了。

张佳乐猛地往后退,一直退,直到都抵在了墙上,他脸色很不好,带了点惊慌失措。

这不像张佳乐的风格,可确实有人硬逼着他变了。

不该沉默时沉默,该勇敢时软弱。

叶修蹙着眉堂而皇之的踏进来,身后跟着黄少天。

“嗨乐乐!中午饭你吃了没有啊?”黄少天大大咧咧的走到张佳乐身边,拍拍他的肩膀,“咋了你?看起来有啥心事?跟我说本剑圣一定帮你解决!”

张佳乐被那一巴掌打醒了,赶紧笑,“少天你下次下手轻点,最近肩膀不好,酸着呢。”

“肩膀酸?干啥了你?”黄少天挑眉,张口还想接着说,被叶修拉到一边捂了捂嘴,小声嘟囔了几句这才安静的待在一边。

张佳乐看着他们俩恨不得把自己眼睛挖出来,这都什么事儿啊,在前男友面前秀恩爱?

叶修上前一步轻轻拽起张佳乐的手臂,示意他去阳台好好谈一谈。张佳乐看他放轻了力度拽自己,对此举动嗤之以鼻。

臭不要脸的叶修,现在还装什么风度。

靠在阳台的围栏上,张佳乐吹着风晒着太阳,盯着房里的叶修哄黄少天先在客厅沙发等等,然后走过来关上阳台门,极其认真的眼神注视着张佳乐。

“乐乐,对不起,这么冒昧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过来了。”叶修沉默了几秒如是开口,“我们来,是希望你能跟我们一起去苏黎世…。”

张佳乐刚才的惊慌消隐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完全不同的一面。他冷笑着,不急不慢的开口:“叶修你怎么还是这么不要脸,哪有人请自己前男友去参加婚礼的?”

叶修无言,张佳乐继续,“还是说你打算让我彻底死心,不要再来纠缠你了?去倒是可以去,你不怕我在订婚仪式上搞鬼?”

“你不会的。”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烟点上了,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这么说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不会?我想大声告诉全世界,我,张佳乐,被,叶修这个心脏摆了一道,是他曾经的玩具。”张佳乐把曾经的玩具这五个字说的特别重,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叶修拆吃入腹。

叶修抬手给了张佳乐一巴掌,清脆响亮。

然后他就打开阳台门,拖着黄少天走了,张佳乐看见黄少天向他一边投来同情夹杂抱歉的眼光一边大喊,“抱歉啊乐乐他就这样你别介意啊!”

大门关上了。

张佳乐跌坐在阳台冰冷的瓷砖地。

放肆的,毫无顾忌的大哭起来。

受伤了,好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订婚的日子到了,张佳乐还是不死心的跟着来了苏黎世。

跟来宾队友们都挨个儿打了招呼,张佳乐拿了杯橙汁慢悠悠踱步走到教堂后的小树林。

空气清新,张佳乐深呼吸一口。

如果不是来参加订婚仪式,说不定也是一次美妙的散心旅行。

正在张佳乐享受新鲜空气时,温和的男声传过来,“张佳乐前辈,下午好。”

“啊,是喻队啊,怎么啦?”张佳乐转头看着喻文州,冲他阳光的微笑。

“没什么,过来看看。”喻文州环视一圈小树林,“倒是张佳乐前辈在这里干嘛呢?”

“我啊,”张佳乐一仰脖子喝下橙汁,“我就单纯的来散心。”

“是因为叶修前辈?”喻文州毫不吝惜他温暖的笑容。

“胡说什么呢!”张佳乐别扭的转头,“那你也肯定是因为黄少天咯!”

喻文州的笑凝结了,仿佛在说,我们都一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订婚仪式在七点开始,叶修和黄少天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每个人都献上了自己的祝福,当然除了张佳乐。

他偷跑了,跑到教堂边的小教堂,坐在长椅上,对着十字架和耶稣发呆。

“神啊,我就不该得到幸福吗?”

安眠药撒了一地。

张佳乐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,睡了过去。

很安详。嘴痒带着一丝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先是韩文清张新杰王杰希和喻文州发现了躺在长椅上的张佳乐,他蜷成一团睡着了。

真的睡着了,睡得很熟,仿佛进入了冬眠,开始没人能够打扰他醒来的永眠之中。

这件事对于霸图,百花,所有联盟的职业选手都是一次巨大的打击,当然打击得最厉害的,还是叶修和张父张母。

二老在张佳乐的床底下的小箱子里发现了遗书,不是为了这次而写的,而是为了自己以后老了而写的。

所以信里面并没有提到叶修。

只是一个简单的小愿望。

“如果我死了,我也想要一个和毛主席他一样的水晶棺,不要真水晶也行,玻璃的也可以,透明不掺杂质,看着很舒服。”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顺便高英杰小同志生日快乐。

评论(5)
热度(6)

© 无妄之徒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