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晚江
生活在腐都,全职主食all乐,农药主食云亮,凹凸主食瑞金嘉瑞等。
渣文手(。
APH,PM,刀剑乱舞
空松girl,世界第一格瑞吹,格瑞丹尼尔和乐乐还有亮亮是老公。
そらる【软软男神】军服控。

那就不填标题了。

#一个画风清奇的脑洞
#负能产物

还记得那天,战斗很是激烈,算是团灭吧,仅自己一人逃出对面控制,满场硝烟弥漫,到处横陈着血迹斑斑的尸体,躲在塔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心提到嗓子眼集中注意力观察周围的环境,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自己有些神经质的准备起身战斗。

绷紧了神经坐了良久确认没有敌人,挡不住困意袭来,虚闭上了眼小憩等待援兵。

“军师,抱歉,云来晚了。”

突然听到有人说话还吓了一跳,猛地睁开眼准备自卫时才发现是他,他背对着夕阳,犹如天神下凡,手握龙枪雄姿英发。

“来了就好,对面现在应该在准备下一波攻势了,埋伏好,先切后排。”

欣慰的笑起来站起身理了理帽子,拍拍大衣上的灰,重新看向他下达指挥的时候才看见他身后也握着枪的红发男人,收了笑容蹙了蹙眉并未多说什么,只点头示意。

在隐蔽处埋伏好,对面已经慢慢靠近,幸亏躲闪及时那支长箭并未射中自己,不然一旦暴露又会是团灭的下场——不过对面像是放松警惕,大摇大摆走过去,除了那一支探敌箭外,竟再无任何动作,但他们的武器已经准备好,这样只能说明,对面也在试探。

握紧了拳头手心里全是汗,再不走的话,又一座关键的塔会被推掉,然后胜算大大降低。

成败在此一举。

给了他一个眼神,他便一跃而起跳向敌间,在那瞬间剩余的人迅速出击,一气呵成,除了自己和他还有红发男人残血,其他两人都并未有太多失血,应该算是出手及时,先发制人了。

得意没多久,对面一人却已经复活,刀尖已然快戳到红发男人的心口。

“他出了复活甲!”

是了,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这么简单的问题,早该及时撤退,还站在这里体会什么胜利的滋味呢!

刚想过去眼前就快速闪过一个人影直奔红发男人,显然是为了给他挡刀。

“子龙!”

除了他,除了他不可以死!

身体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快速穿梭过去,猛地推开他,刀尖从后背直直插进去,简直是,透心凉。

丝丝缕缕的鲜血顺着自己唇角流出来,努力不让自己喷血在他面前失了风度,刀抽出的那一刻胸口很不争气的大量流出鲜血,慢慢失了力气跪在地上,另两人此时已经击杀偷袭的人,在理智流失前下达指挥命令。

“你们…趁机推了他的塔…抓紧时间…越快越好…就…不用管我了…快去!”

艰难的说出话来倒像是故意支开两人,他立刻跪在自己面前双手揽住自己支撑不住的身体。

“军师为何要替云挡这一刀!?这里不能没有军师的指挥啊!”
“子龙…你都给韩将军挡刀了…我就不能…给你挡么?你好歹也是我…最喜欢的人…。”

话说到最后已经小声的连自己也听不见,另两人已经完成了推塔任务并发出撤退信号,自己用尽力气推了他一把,挣脱怀抱倒在地上,突然放声大笑起来,笑够了就剧烈咳嗽,抬起一只手摆摆。

“你们快走…他们人又卷土重来了…。”
见他还不愿走,不由得加重了语气。
“走!你再不走我一会儿拒绝复活了!”

看着他咬紧牙关却无可奈何的样子,突然心情大好,就喜欢看他这样,吃瘪的样子。

目送他和其他三人离开,自言自语般喃喃道:“韩将军…就请你替我照顾好他…好好爱他。”

正当自己快不行时,对面的吕布却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前,放肆大笑起来,蹲下身不由分说抱起自己。

“军师啊军师,你这又是何苦呢?”
“聪慧如你,竟不知他俩早已情投意合?”
“你对他而言,或许是个棘手的累赘啊。”
“不如与我一起回去,做我一人的军师吧。”

是了,他说的句句在理,不如放手,暗恋他那么多年,终是突破不了他的心房,累了也乏了,放纵自己堕落,也没什么不好。

“那么吕将军带我回去,可是有好酒好肉招待?”

绽放出一个自认为最勾人的笑容,艰难的抬起双臂搂住他的脖子,勉强撑起上半身在人耳边吐出热气,声音颤抖,对他的爱,此时裹进热泪中滑出眼眶,滴落在地,消失不见。

评论(12)
热度(39)

© 无妄之徒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